原来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3-25 10:09    次浏览   

与周洪越和魏婧一开始就找到自己喜爱的电竞女团道路相比,兔子(化名)的经历可能就显得“悲惨”很多:“太气人了!他们就是骗子!到现在还欠我2000多块工资还没还我。”原来,兔子因为一则电竞女团招聘广告,加入了某网吧老板主导的团队。“一开始说工资和住宿都会解决,但是一拖再拖,最后把我们安排在网吧的二楼,住宿条件极差;这我也就认了,关键是找一些网吧的玩家教我们打游戏,这不是瞎扯犊子吗?”在与娱乐资本论谈话中,她不停地吐槽这个所谓的女团。“既然知道这是一场骗局,那你为什么不早点离开,还在里面却呆了两个月?”小娱忍不住地问道。“我以为忍忍就能学到东西,我很想成为电竞女选手,觉得那样很厉害,就一拖再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