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则上来讲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22 17:06    次浏览   

我起初没有放在心上,还以为要讨论那10名精神病人出逃时,是谁杀害了男医师,要从众人之中寻找凶手。可问题是,精神病人的精神有问题,他们不需要负刑事责任,在这个点上下工夫,恐怕是自讨没趣。哪知道,我想得太简单了,案情不只复杂,而且还带着神秘感。

真的是这样吗?不!这案子中有太多的疑点,还有很多问题没有解决。

鱼峰分局的技术中队队长是谢增龙,以前跟我们一起做过尸检,他跟我的情况一样,都在几个市县当过法医。我一过去,谢增龙就告诉我,凶手是谁,他已经知道了。凶手名叫陆政强,正是其中一名逃精神病人,在逃离医院时,他握着水果刀刺死了男医师,然后将凶器丢弃在了现场。在入院时,这些精神病人曾有过犯罪前科,因此有的人指纹早就被录入到系统里了。谢增龙检查了水果刀后,只找到了一个人的指纹,那个人就是陆政强。

97年11月,柳州市鸡喇路一家医院的负责人联系了鱼峰分局,声称10名精神病人合谋出逃,并刺死了一位男医师。鸡喇路属于柳州市公安局鱼峰分局管辖,照说案子是他们的,我们管不到,也不能插一脚。令人奇怪的是,过了没多久,鱼峰分局的技术中队队长联系了我,说是要讨论案情。

幸好,经过民警的一番搜索,最后那10名精神病人都被找了回来,没有一个逃离柳州市。案子进行到这里,本可以划上句话了,因为根据《刑法》第十八条:精神病人在不能辨认或者不能控制自己行为的时候造成危害结果,经法定程序鉴定确认的,不负刑事责任。

首先,精神病人们出逃明显是有预谋和计划的,并且是2个人以上合谋,而在精神病杀人案中,罕见有合谋的;其次,精神病人们被找回来后,他们都是胡闹一段时间后就作短暂休息,症状经常改变,非常注意周围的动静,这是一个很明显的装病特征,因为装病的人狂躁状态不能持久,常常会表现出需要休息的疲惫状态;最后,也就是最重要的一点,精神病人出逃后,他们都有意识地要隐藏行踪,被找回来后又恢复疯癫的症状。

毫无疑问,狸花猫的死因是急剧减压造成的,但人类都不能随心所欲到外太空溜达,它怎么可能有办法到太空去?更重要的问题是,这只猫与精神病人出逃有什么联系?猫尸被抛弃在凶案现场,这与案情是否有关?

原来,陆政强使用的凶器是一位女医师假装落下的,因为那位女医师与死者有很深的矛盾,所以女医师就借刀杀人。在落下水果刀时,女医师为了避嫌,擦干净了刀身,她以为没有她的指纹,警方就不会怀疑她,可是一把刀只有精神病人的指纹,这实在说不过去,而这一点也是判定女医师故意落下凶器的关键证据。

当然,没有人愿意当精神病人住进医院,在经过民警调查后,我们才得知那些人都是被强行入院的,有的病人是与家人闹矛盾后被关进医院,有的则是另外一些原因,这样的情况并不少见。在被关了两、三年后,那些人终于找到机会,逃了出来。民警说明了情况后,那些人一看有人相信他们没有精神障碍,于是连忙把案情讲清楚。

在我跟进此案后,得知在医院的凶案现场除了死者外,还有一只狸花猫的尸体。原则上来讲,猫死了,与法医是无关的,就算它是被人杀死的,法律上也暂时没有规定公安部门有权利与义务介入。可怪就怪在那只狸花猫的死状奇惨,它的尸体像是被吹胀的气球,又肥又大,渗血的猫眼都要被挤出来了。

认真地说起来,外星人与法医的职业没有太大的关联,即使真有外星人降临地球,那也轮不到我们去处理,可凡是总有第一次。97年冬天,我快要调离开柳北分局时,柳州市发生了一起扑朔迷离的案件,而那起案件正与外星人有关。

在对狸花猫做了尸检后,我和谢增龙得出了鉴定结果,那只猫的死因是急剧减压,是由真空环境造成的。也就是说,这种死因在地球上几乎未曾出现过,而能造成这种损伤的环境大概只有一个地方那就是外太空。

正当我和谢增龙满头雾水时,民警找回了那10名精神病人,可经过询问后,他们都说是外星人指使的,刀也是外星人给的,而且还说柳州市上空有不明飞行物,他们这几天都看见了。正常人都不会相信精神病人的说辞,我们原本也没打算当真,可一说起外星人,我和谢增龙就眉头皱了起来:真的有外星人吗?

精神病人有什么问题?他们被外星人操纵了吗?当然不是了。根据案情分析,我们怀疑那10名精神病人是装疯的,他们本身没有精神障碍。从过去到现在,有不少罪犯为了逃避刑事责任,他们往往会装疯卖傻。因此,在司法鉴定上,除了做尸检,也有做精神鉴定的。有些是通过精神科医师来做鉴定,有些法医也会参与进来。

在这里,我就要解释一下了,为什么我们会那么推测。有的人或许会认为,一具尸体若出现在外太空,尸体是不会腐烂的,因为没有空气,也没有细菌。可是,外太空是真空环境,在那样的情况下,没有氧气,也没有气压,如果一个宇航员的宇航服破裂或漏气,那就会导致体内的压强和外界的压力失衡,接着体内的压力大于外界的压力,尸体就会迅速肿胀,甚至爆炸。

为了谨慎起见,谢增龙把狸花猫的尸体带了回来,我在医院的太平间见到了猫尸,接着就大吃了一惊。为什么呢?因为我之前以为是谢增龙添油加醋罢了,猫尸之所以会肥大,也许是由于高度腐败,很多有巨人观现象的尸体都是那个样子,算不上稀奇事。可等我查看了猫尸,整个人就傻眼了,猫尸没有高度腐败,甚至没有明显腐败的迹象。

我听了案情,有些迷惑,便问既然知道凶手是谁,那找我来干什么?大家都那么忙,哪能上班时间聊天啊?谢增龙却答,首先精神病人是不可能持有水果刀之类的利器的,他们跟监狱里的犯人差不多,没人敢让他们接触到这么危险的东西。即使医院管理上有疏忽的地方,陆政强有机会拿到水果刀,那么刀身上面应该也不只一个人的指纹,因为新卖的水果刀都不会那么干净。

身为法医,我们自然不会轻信,而且这些精神病人非常奇怪,我们的注意力很快就转移到他们身上了。

其实,在拿到了凶器后,陆政强没有打算使用它,遗憾的是他不知道,女医师算准了时间,趁只有她和死者值班的空当,她故意被抢走了钥匙,让精神病人逃了出去。医院的精神科共有三道铁门,第一道是病区,第二道是家属探视室,第三道是医护人员值班室。精神病人们抢到钥匙后,依次打开3道门,跑出了医院。在逃跑过程中,男医师奋力阻止,结果陆政强一急,刀子就刺了过去。

谢增龙这么一说,我也挺纳闷,医院方面不是傻瓜,谁敢让精神病人碰水果刀?可若是如此,陆政强上哪儿找了一把水果刀来?那10名精神病人出逃所为何事?

读者看到这里,可能会觉得奇怪,精神病人们不是从医院出逃的吗?那不就代表他们精神有问题?谁愿意装疯住进去?医院又不是皇宫大内,值得这么辛苦地混进去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