开发生产食用菌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7-02 11:15    次浏览   

究其原因,刚刚从普通劳作中觉醒的农民只是开始学着到市场经济的洪流中“冲浪”, 在农业开始全面进入由数量竞争向质量、价格、品牌竞争的新阶段后,尚未拥有足够娴熟的、可以与之匹配的管理手段与团队,也缺乏包装设计、品牌生产、市场开拓等现代营销理念及策略,以及完善的价格分析、促销手段和分销系统等营销构架,无法对由消费者、竞争者、基础设施、收入水平、社会发育程度、政治法律环境等组成的市场条件进行有力的分析。从客观上说,榆社目前169户农产品加工户基本处于自然发育阶段,亟待放开眼量,谋求向现代企业转换,以期走得更远。

“消费者最喜爱”,这是专业协会的评定,与名满神州、已走进千家万户的“沁州黄”相比,这里仍显寂寥。

山西箕城酿造业有限公司研制的白酱油、黄豆酱油获得第六届中国民间艺术节名特产品金奖。“田禾”牌小麻油捧回了山西省十佳特色品牌产品、中国著名品牌证书、山西特色农产品和山西省优质农产品证书等殊荣。华腾菇业有限公司由山西生物技术研究院、山西农业大学、山西省农科院和山西省食用菌协会提供技术指导,开发生产食用菌,并首创食用菌生产大棚发菌、立体化小棚出菇。“欣绿洲”黑小米被评为“中国消费者信得过特色农产品”,并于今年获得中国消费市场管理协会颁发的“消费者最喜爱绿色食品”称号。

青峪然晶蜂业瞅准榆社县洋槐种植面积广,数量多,开发出洋槐蜜、玫瑰蜜等特色产品,带动了养蜂业蓬勃发展,但困局在于洋槐原蜜采收季节只有十多天,采购原蜜需要充足的流动资金。箕城酿造业和田禾公司的小麻油也存在类似问题,粮食便宜新鲜时无力采购,导致影响生产时才不得不高价收购,形成恶性循环。

榆社县农产品加工企业虽然起步晚,发展慢,但大多都有明显的地域特色和资源优势,是潜力型产品和优势产品,加快这些企业的扩张有利于农业资源整合,以及农业资金、信息、人才等的有效配置。

在政策“创新”的前提下,榆社县农产品加工业迎来了一个集体狂飙突进的春天。

俗语说:“酒香也要勤吆喝。”娃哈哈、蒙牛、汇源等巨无霸深谙此理。在市场经济日益发达、食品行业已形成买方市场的今天,让消费者认可首先要让其知晓,并日益熟知,直至形成消费默契。要借着信息高速扩张的平台,不惜力气去吆喝,赚取品牌影响力的提升。

对于农民来说,自我发展能力十分薄弱,需要强有力的支持。只要迈过创业到集体化的这一道槛,必定会赢来一个灿烂的前景。

今年5月底,榆社县参加由省商务厅、财政厅组织的“山西商品大集暨山西老陈醋中华行(北京站)”活动,河峪小米、田禾小麻油、然晶蜂蜜等产品大受追捧,特别是由五福农产品公司出产的“河峪小米”及其杂粮产品,受到商务部、北京市商情委的高度评价,活动现场销售异常火爆,参展的10天时间里,零售额达到5万余元,且与北京3家代理商签定了价值1000余万元的商品购销合同。3户企业均与山西商品北京扎根店(山西老醋坊)签定了长期供货合同。

与此同时,近些年,随着笨鸡蛋、白酱油、河峪小米、然晶蜂蜜等产品现身市场并赚得越来越多老百姓的口碑,榆社农业有了一些声音。纵然无法媲美平遥牛肉等大品牌,但农民的增收希望有了着力处。这是榆社人一直憋着的一股劲。

箕城酿造业有限公司在几年的摸爬滚打中,积极开展技术改造,采用原池淋油高盐稀态回浇发酵工艺,选择国内成熟的先进生产设备,建起了符合gmp标准的生产车间,使其产品鲜味突出、醇厚。得益于不断的自我完善,今年上半年,公司销售收入同比增长38%,利润同比增长37.7%。

榆社县企业联合会、企业家协会会长田效文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给予榆社农产品加工产业这样的评价:“资源好、开发差;产品好、规模差;品牌好、效益差。”诚然,榆社县白酱油生产在华北地区仅此一家,品质过硬,可优秀产品与驰名商品之间还有一段距离。

企业成长的历程包括创业阶段、集体化阶段、规范化阶段、精细化阶段、合作化阶段,始于以企业负责人为主的生产与销售,升华至越来越大的范围内的合作与融合。

箕城酿造公司贵在技术创新,成为企业获取高效益回报,获得持续发展的稳定支撑;而“新绿洲”则注重了战略创新,另辟蹊径,这是新进入厂商在面对巨大的同行业竞争压力时赢得成功的唯一途径。

榆社没有地下资源,工业结构单一,金融危机的肆虐把榆社几乎逼入绝境。同时,榆社没有榆、太、祁优良的立地条件,所出产的农产品难以叫响大市场。在这一现状下,榆社农民务工收入或农业都显乏力。这是一直以来外人对榆社的普遍印象。

让这些充满希望的星火呈燎原之势,榆社尚需破题。

东庄华腾菇业立足当地劳力多、土地广的客观条件和省食用菌研究所的科技支持,开发出的特色产品白灵菇已取得成功。但作为一种季节性很强的农产品,白灵菇上市时间集中,保质期短,卖鲜品时大部分的利润都让给了加工厂。此时,保持产业的良性发展,已不单纯是农户个人的事,实现规模生产、提高附加值必须寻求外援,投资新建加工厂,留住大部分利润。

黑小米由于产量低,没有形成大面积种植之势。榆社县社城镇的张宏杰、王岗在了解到黑小米优于普通小米的营养价值后,注册商标,组建新绿洲杂粮开发专业合作社,进行有机认证,让这一曾经落魄的米中珍宝在榆社迎来了无比荣光。尝到甜头的两个农民正雄心勃勃地要继续开发和加工以黑玉米、黑芝麻、大黑豆为主的农产品,以迎合市场对“营养”的渴求。

之三:成长

实事求是地看,目前,榆社县众多企业仍处于特征明显的创业阶段,即强调研发,重视市场,放在最重要位置的是怎样把新产品迅速销售出去。在此阶段,企业通过创造而成长。

农产品加工一直是榆社的薄弱环节,同时也是极具开发价值的阳光产业。近年来,为加快农产品加工业发展,县政府制定出台了《榆社县农产品加工龙头企业项目贷款贴息资金管理暂行办法》、《榆社县招商引资优惠政策和考核奖励办法》,加大对贯彻执行情况的监督检查力度,促使各项政策、措施落实到位。各职能部门要转变职能,针对农副产品加工业的发展制订具体的服务措施,从用地、用水、用电、办照、审批等方面给予优先照顾,搞好服务。对农副产品加工企业做到事前多帮助,事中多指导,事后少处罚,营造出一个宽松的发展环境。

曾有业内专家指出,以家族模式起家的中小企业,如果缺乏创新的能力与魄力,其旺盛的生命周期无法超过三年。

危机肆虐的一年多时间里,各项经济分析都把食品工业划归最平稳的区域,产量、销售、利润等主要数据几乎波澜不惊。对于此,这一年多,榆社感慨万千。其中之忧在于经济体系脆弱,抗压性差;之喜在于一部分榆社人已经有了市场意识,开始学着生产、包装、营销,在这一方土地里掘金;之急在于上述一系列潜力产品仍然处于起步状态,叫好不叫座。

之一:营销

“创新”是任何一个企业生存、长大、成熟的基石,是灵魂,包括了思维的创新、技术的创新、产品的创新、管理的创新以及人才的创新等等。无论何种类型企业,善于经营、永续经营的诀窍不外乎尊重科学,把握规律,审时度势,超前预测。只有争取新优势,才能站于制高点。

之二:创新

榆社无随处可见的工业污染,独特的气候条件滋养着这一方土地上出产的物品,赋予其过硬的品质。只是榆社农产品传出去的声音还不够远,不够嘹亮,“内秀”让其始终无法在更加平民化、更加广阔的市场走出“养在深闺人未识”的窘境。

其中,已走过这一阶段大半程的一部分优秀企业已经开始呼唤集体化的到来,建立一个管理团队,在生产创造的同时,各把一关,同步展开产业升级、扩张融资、品牌塑造等各项工作。此外,政府把扶持农产品加工业作为财政支持重点,列出部分专项资金用于重点加工龙头企业重点项目的贷款贴息,起到四两拨千斤的作用。帮助企业做好市场对接,引导和鼓励能人、大户联合创办储藏、保鲜、加工、运销等上下游项目,延长产业链条,实现基地专业化,布局区域化,产品商品化,加工配套化。

诸如此类事件并非偶然,榆社农产品参与各种展会,均反响良好。

今天,榆社的农产品正在蓬蓬勃勃地生长于这块土地上,要让其壮实地存在下去,必须要鼓励创新,即通过技术创新提高生产效率,降低生产成本;通过体制创新保持企业高效和有序的日常运作;通过思想创新保证领导者正确决策,保障企业沿着合理的方向发展,保持员工的创造性,增强企业的凝聚力,获取更大的效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