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恒边说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09 23:21    次浏览   

是呀,我有短处,有什么争辩的权利?多年来,吕恒在我的伤疤上不停地撒盐,我像鸵鸟一样,把头埋在沙子里,一味地憋屈着。可忍辱,并没有换来家庭的安宁,如今,他又问沈博要五十万,这算什么钱呢?婚姻过成这般光景,还有什么意思。我提出离婚,吕恒坚决不同意,他搬出女儿向我施加压力。

吕恒对儿子向来不苟言笑,他外出回来,儿子跑过去迎他,他绷着脸,对孩子说:我很累,没心情和你说话。吕恒一进家门,顽皮的儿子立马变得乖巧听话。孩子做错事,他不批评教育,采取的是软暴力,在语言上极尽讽刺挖苦,如有违背,他更会武断制止。儿子喜欢看卡通片,吕恒偏偏剥夺这个权利,理由是,小孩子不能沉迷于电视。

他突然话锋一转,说了句非常狠的话:这孩子虽说姓吕,也叫我爸,但他休想得到做儿子的权利。后来,我才明白这句话的含义,如果报应降临在我身上,活该,可偏偏儿子做了替罪羊。

沈博走后,婆婆批评我不懂事,怎么能让男人进卧室呢?吕恒下班回来,婆婆在他面前唠叨这事,我的心怦怦乱跳,吓得手心冒汗。因为沈博给了我一张卡,钱是给儿子独用的,顺便叮嘱我,儿子的罚金他来拿。这些话不知道婆婆听见没有,吕恒一听是沈博,也没当回事。我惶惶不可终日,好几天后,心才稍稍安稳下来。

我开着一个品牌女装店,和沈博(化名)因生意合作相识,他是济南地区的销售经理。在生意上,沈博可谓是我的军师,他对服装流行趋势的把握相当精准,后来才知道,他大学主攻专业就是服装设计。我欣赏沈博的才华睿智,不过,从没想到我俩会有情爱的交集,况且他比我大12岁,当时我27岁,女儿都两岁了。

儿子对数字不敏感,有一次,公公教他学数数,可一到40以后他就不会数了。吕恒从鼻腔里哼一声,蔑视地朝儿子说,这智商太低了,你看姐姐多聪明,是不是吃转基因食品吃傻了?婆婆瞪了吕恒一眼,训斥道:他还小,慢慢教,哪能这么说孩子?妈,我可不指望笨孩子成才。吕恒边说,边瞅着我得意地乐。看着儿子委屈的泪花,我硬撑着笑脸,否则,会有更难听的话等着我。

激情过后得面对现实,是继续地下情,还是双方离婚?说良心话,我的婚姻并不糟糕,老公吕恒(化名)和沈博是截然相反的两个人,各有优缺点,我不想因自己的贪婪而刻意找理由开脱。我就是爱上了沈博,是那种恨不相逢未嫁时的感觉,假如时光倒流,让我重新选择,我肯定选沈博白头到老。

但是,我舍不下家庭,更不忍让女儿生活在单亲家庭,同样,沈博也不愿放弃稳固的家庭。正在左右为难时,我有了身孕,我不敢确定孩子的父亲是谁,只好与沈博商量。

没有哪个男人能容忍戴绿帽子的屈辱,吕恒也如此。他得知真相后,当着两岁大的儿子,把我打得半死,儿子吓得直哭,吕恒走上前冲着孩子发疯似的狂吼。那天晚上,孩子因受惊吓,不停地抽搐,我抱着儿子连死的心都有。吕恒发完脾气,喘着粗气,告诉我,为了家,日子继续过。

出国期间,吕恒每个周末的晚上要给女儿来电话。有一次,我接过话筒,想问问他的近况,他却恶毒地来了一句,在家呢?没有陪你儿子找他爸去?随即就挂断了电话。这些侮辱,我都忍了,谁让我是罪人。不过,吕恒现在又开始翻着花样地折磨人,他把矛头直接指向了沈博。

看着无辜的孩子,我真恨自己,当初为什么要去碰婚外情呢!这是咎由自取,每天过着度日如年的日子!我的故事肯定会遭到众人的唾弃,但我还是鼓足勇气说出来,为了孩子的成长,我需要心理老师的引导。我的婚姻还有希望吗?怎样做,才能把对孩子的伤害降到最低?

前段时间,沈博悄悄告诉我,吕恒向他要五十万,说是做生意。我很是吃惊,他有固定工作,做哪门子生意?面对我的质疑,吕恒波澜不惊地挖苦道:呦!消息挺快的,俩人天天见面吧?你为什么问他要钱?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管不着,我总不能白给他养儿子。此话一出口,彻底激怒了我多年的忍辱。孩子花过你一分钱吗?连爷爷奶奶给的钱,你都要走,你还想怎样?吕恒腾地从沙发上站起来,双眼喷火一样,吼道:你闭嘴!少侮辱我父母,我们吕家没有孙子。

我认为男女在婚后同样能保持纯粹的友情,一种来自精神上的恋爱交流,与欲望无关。可感情很玄妙,我和沈博的知己交情,好像命运的安排,逐渐浓烈得难以化开,与最初的精神恋爱背道而驰。有一段时间,我像吸食了毒品的瘾君子,一分钟也不想离开沈博。

如果几天不见他,做什么都没兴趣,满脑子是他的身影。他一来,哪怕只坐着不说话,我的心情也格外敞亮。原以为,自己有能力驾驭精神出轨,然而,我不是圣人,最终还是突破了友情尺度的警戒线。精神出轨和毒瘾一样,沾上便会沦陷。在我28岁生日那天深夜,我把自己当做礼物,送给了沈博

我明白,吕恒之所以不离婚,并不是对我有爱,而是还没有把我折磨够。闹离婚已经影响了女儿的学习和生活,她每天哭着对我说:妈妈,爸爸说你不要我和弟弟了,你要离开我们吗?女儿害怕我趁她睡着了跑掉,每晚睡觉都要压着我的胳膊。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尤其是血缘亲情,你想瞒都瞒不住。知道我底细的一个闺蜜就对我说过,这孩子眉眼轮廓太像沈博了。再有,我为了让儿子和沈博多一点独处的时间,把服装店当成了另外一个家,天天抱着儿子在店里,晚上才回家。一颗心分两头,这日子过得真不是滋味。不知道真相的外人经常误以为我们是一家三口,风言风语也好似长了翅膀,有意无意传到了吕恒耳边。

儿子要是哭闹,吕恒就让儿子面壁反思。我不能插手劝阻,多说一句,他就讽刺我,管孩子没错吧?又不是给他戴绿帽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