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露着蓬勃的英气
来源:    发布时间: 2018-09-22 17:06    次浏览   

大学毕业后,我到上海一所学校教书。在一次学校举办的活动上,我认识赵辉。赵辉是为这所学校提供过捐助的大企业的领导人,他刚三十多岁,非常完美,穿一件红色的西装,透露着蓬勃的英气,却又不失稳重。博得了很多人的好感。可是,他却只对我情有独钟。

赵辉是个少见的好人。我尊敬他,爱戴他,信赖他,但如果问我爱不爱他,我就难以说清楚了。我有什么资格不去爱他呢?他宠我,爱我,为了这个家每天都忙到晚上十一点多,让我享受最优裕的物质生活,包容我的一切缺点。他做到了一个模范丈夫应该做好的一切,可是,这不是我要的爱。我要的爱是火一样的,能把我燃烧起来,或者像水一样,能把我彻底淹没。我为自己的想法感到害怕。但我又不敢跟赵辉说,也没时间说。

我无法控制自己的身体向他靠拢,我的心也在向他接近。他正是这样想的,于是在一个雨夜,我们一起吃完晚饭,为了再安安静静地聊天,我支走了善良的保姆,这天晚上,他留下了。

第二天,我告诉他,他应该带我走。而他则怕我丈夫追究。我责骂他没有一点男子汉气概,他禁不住我的唠叨,带上我就离开了这个城市。走之前,我还在家里拿了2万块现金,这些钱,够我们花一阵子。

没多久,赵辉就把我从学校调到了北京,是一个物价局的档案资料处,他说这里工作轻松而且待遇是最好的。接着,在这一年五一,我们在北京举行了盛大的婚礼。

我终于后悔了自己的选择,我想回到老公的身边。时至今日,我才知道老公有多么的爱我,才知道他对我的好是除了父母之外任何人都无法给予的。可是我还有什么脸面回到他的身边,他已经知道了我和翟平私奔的事,肯定保姆已经告诉他了。那么,现在我该怎么办?怎样才能弥补我犯下的错,谁能告诉我?

可是,生活毕竟是残酷的。在这个陌生城市,我们很快花光了所有的钱,而翟平在这个城市没有任何的人际关系,也没找到合适的工作,一天天地对我唉声叹气,我只能尽快在超市找了份工作,可是,每月的收入还不够被他挥霍。花光了钱,他就开始打我,骂我,说我没有能力,说我什么都不是。

那次活动结束,他请求我带他到上海好玩的地方转转,他的态度谦和而诚恳,让人很难拒绝。我们一起相处了三四天,他为了表示谢意,请我到酒店吃饭。在那个晚上,他对我表达了他求爱的意思,我犹豫了两三天,还向朋友们征求了意见,他们都说我太幸运了,不声不响就找了一个大款。我给父母打电话,他们也没意见,只是想见见他。我们马上就飞到陕西老家,他给我父母留下了最美好的印象,于是这件事就这样决定了。

我们的房子要进行再一次的装修,翟平就领着一大帮民工来了,他是通过中介公司被我丈夫聘用的。他有一头长发,乱糟糟的像鸡窝,很瘦,我后来常常把他称之为嚣张的身体,因为他痩而有力,就像一根骨头坚硬地支撑着一身衣服。丈夫恰好那几天去日本开会,要二十几天才能回来。我们就这样熟悉了起来。他对于生活的深入见解使我深为佩服。我们在客厅里谈论,从清晨到黄昏,全然忘记了什么是疲倦。

结婚后不久,我就从物价局辞了职。因为我不懂业务,而他公司的司机每天车接车送,来得车比局长的专车都漂亮,常常引起单位同事的议论,弄得我很心烦,于是就离开了。赵辉没有责怪我,反而安慰我说,其实在家也好,能多做点自己喜欢的事。